黄冈小天才

之前叫落藉花来着……

这是在紫堂家家主的口袋里找到的一张某位参赛者小时候的照片( •̀∀•́ )
衣服有参考。

一个脑洞。

第一次写那么正经的有点怕x
很多bug会渐渐改进x
大概是岛田源氏在被搞成半机械人后遇见暴力和尚[ni]之前溜去沙漠然后遇见了出来巡逻的百里玄策( •̀∀•́ )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A°`)╮
占歉







黄沙漫漫,一个不属于沙漠的半机械人类跟在商队的最后,热风吹过,沙尘卷起所有人都紧了紧头上的头巾以免风沙入眼。而那位半机械人也不由的跟着紧了紧对他来说应该算是装饰的头巾,热,当然热,这是机械的躯体和没被机械化的躯体传达给他的一件事情。自从他被兄长打得只剩那些躯体被瑞士的那名女医生救了改造成半机械人后没多久,就开始接受不了自己现在的模样,身体开始排斥机械的存在。
“为什么会这样?”
没人给得了答案,需要自己去寻找。
于是踏上漫漫旅途。

前面是商队突然停下脚步像是在交流什么最后商队的打手眼神凝重叨念着什么抽出腰后的弯刀看着沙漠的远方。半机械人有些疑惑但还是警惕了起来顺着打手们的方向看去——什么也没有。
有一阵热风卷着黄沙吹过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听到一声属于动物的嘶吼,商队的人叫了起来
“魔种!”
但随着一声惨叫,打手们纷纷被声音试图解决那只被称为魔种的庞然大物,但那些庞然大物越来越多,更多的惨叫声响起但再如何求助这一丘又一丘的黄沙已经把求助声给隔离。
这是不太好的东西!他紧了紧手放出手里剑正中一只来势汹汹的魔种的眼睛,魔种吃痛的叫了起来把让自己眼睛失明的武器拔出来使力捏个粉碎举起那狼牙棒冲了过来。脚正想发力躲过攻击,像在守望先锋训练时一样凭着自己的迅速躲过时发现这是沙漠,脚一发力就陷下沙里,抬头一看狼牙棒已经要砸上。这一砸虽然对守望先锋制作的身躯很有自信但还是下意识的暗叫糟糕,抽出腰间的刀用机械臂。
狼牙棒与刀的碰撞,在干燥的环境里擦出火花。
又是一阵热风夹杂着黄沙与血。
一把飞镰勾住了那魔种的身躯然后被扯出一个大口子最后竟然被用力扯起,魔种的身体在半空中被飞镰分离血液洒满黄沙。没有听到惨叫只听到被分离的身体掉落在沙地的声音与魔种见到那位红发兽耳少年有些恐惧的而发出低吼声,半机械人突然使力再闪到魔种背后那魔种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已经死去。
“嘿!不错嘛!”
少年甩着飞镰勾中了来袭魔种部队的领队随后冲入就是一顿厮杀,少年精力旺盛,所踏足之处的魔种纷纷化作血沫。而那半机械人也不争,观望着用手里剑或者腰间的刀清理向他袭来或者落荒而逃的。
又是一阵风吹起了沾满血的沙尘,那股浓浓的血腥味被搅起带向远方。
处理完最后一个少年才有些累,把飞镰插在面前的尸体,站在尸体上打量着不远处站立着的半机械人同时他也知道那个半机械人也在打量着他,过了很久那少年似乎是觉得有些渴了打破了沉默。
“那边的嗯……我带你到我那整顿一下吧,明天我带你走出这里,怎么样?我叫百里玄策。”
百里玄策收起了飞镰露出较为友好的笑容,但眼眉里还是挡不住那一丝的稚气。那半机械人收好腰间的刀与手里剑,身上的机械调节好了状态看得百里玄策有些好奇,造物机关?不太像,不会是什么怪物吧!
“在下岛田源氏,就有劳了。”
玄策跳下那堆魔种的尸体寻着记忆中的方向开始带路,嘴上开始说着在沙漠中的一些小常识和他在沙漠中所见所闻。源氏只是跟着大概是在静静的听着,他把自己头上算是装饰的头巾扯了下来把全貌暴露在那炙热又有些刺眼的阳光下。
一阵风卷着沙尘吹过,是热的没有半丝凉意。源氏把头巾放开让它自己飘向远方,玄策见到他的动作但没有理会,心里在感叹“真的是怪物”之类,但嘴上还在说着自己的那些英雄事迹和自己兄长的事情。源氏观察着带路的少年,每提到自家的兄长他的眼里总流露出满满的自豪犹如少年时的自己……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阵风,黄沙把脚印不留痕迹的抹去,在黄沙上的尸体也渐渐的被掩埋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嘿嘿……他俩真好……

手痒撸一个元芳x
不会画画的留下了眼泪。
私心打个tag xxx

你那么厉害怎么不对着狐白hafuhafu?

有一天韩信看见一条如何调戏犬类的消息于是点开了看。

「对着狗叫hafuhafu,那狗会冲过来狂吠并且回想咬你。」
下面是各种评论。
韩信看了看因为夏天热得在旁边趴成一坨[?]的狐白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并开始有了动作。他伸手揉了把那坨狐白结果满手都是汗,李白已经热成一坨又被人揉了把更热了,仗着自己是兽型轻咬了韩信手指一口作为警告,韩信也仗着自己皮比李白厚一点点[?],任了他的动作。
“李白。”
“热死你白爷了有事快说。”
“hafuhafu……”
李白听了这话开始有点点懵但毕竟自己是只老狐狸突然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气得变回人形也不顾自己还裸着抄起青莲剑追着韩信砍。

「这个,是真的。」
事后被打了一顿但怎么感觉也是被咬了一顿的韩信回复了那条信息。





第一次发lof,紧张死我了。占tag抱歉?